????吴嵩双眼微醺:“因为鬼狱领兵作战的人是程锦衣,程锦衣不足为惧,谢容景才是咱们大雍的祸患。如果鬼狱让谢容景上了前线,到时候咱们大雍才是真正大祸临头。”

????“原来如此!”小厮恍然大悟,故意咬牙切齿,“大人,谢容景留着也是祸患,不如咱们栽赃陷害,就说他其实是大雍派到鬼狱的奸细?”

????“好主意……”

????门外传来细微风声,像是有人急急离去。

????吴嵩放下手,盯着槅扇,薄唇笑意更盛。

????没过多久,有人在外面叩了叩门。

????小厮打开门,妃云志立在门槛外,笑容真心诚意,“本官特意来拜访吴大人。”

????得了吴嵩的允准,小厮客客气气地人请进来,恭敬地端来茶水,又体贴地为二人掩上屋门。

????妃云志跷起二郎腿,拿茶盖轻抚茶沫,笑容浮夸,“都说鬼狱残酷野蛮,其实中原也好不到哪里去。”

????吴嵩:“哦?”

????妃云志扫视过他的腹下,话有深意,“宫刑这种规矩,难道还不算残酷吗?可惜了吴大人旷世奇才。”

????吴嵩低笑两声,“幼时家贫才被卖进皇宫,怨不得规矩。若论规矩,鬼狱作为北疆的监狱,本应服从中原诸国,如今还不是自成一国了?”

????“规矩是人定下的,可以遵守,也可以不遵守。”妃云志放下茶盏起身,“比如鬼狱的君王,可以是陆执,也可以是其他人。只是陆家扎根鬼狱太久,寻常家族想要将他们连根拔起,无异于蚍蜉撼树。但世殊时异,如今妃家权倾朝野,未必没有和陆家抗衡之力。如果他萧廷琛愿意助我妃云志一臂之力,等我当上鬼狱的君王,我愿意停止进军中原,并连年上贡。”

????鬼狱的人崇尚武力,玩不转中原那套勾心斗角,因此妃云志毫不避讳地把来意说了出来。

????吴嵩慢悠悠吃了口茶,“妃公子好大的志气。”

????“这是一笔很合算的买卖,但凡萧廷琛有点脑子,都知道如何抉择。”

????吴嵩笑笑,没有说话。

????妃云志很不了解他们家皇帝呢。

????萧廷琛要的,哪里是鬼狱俯首称臣连年上贡,他要的是鬼狱这块广袤疆土!

????他面上一派高深莫测,“如果我们皇上拒绝呢?”

????妃云志笑意更盛,“刚刚我的暗卫在吴大人门口听得分明,你们惧怕与谢容景作战……如果贵国皇帝不肯帮我,那么恐怕就要在战场上见到谢容景了。本公子权倾朝野,调拨区区将领,算不得什么。”

????吴嵩细细品着齿间的茶香。

????指关节缓缓叩击桌案,似是在考虑这桩买卖的可行性。

????深思熟虑了很久,他终于抬眸,“我来鬼狱,是代表大雍庆贺君王立后,没有与妃公子交易的权力。所以这件买卖,恐怕做不得数。”

????妃云志脸色难看。

????他死死盯着吴嵩,“吴大人,鬼狱之中想帮助妃家的权贵不在少数,鬼狱四绝,我们妃家独占三绝,即使没有萧廷琛,本公子也能当上君王。如果现在得罪本公子,你们可要想清楚后果……”

????吴嵩满脸愧意地起身,郑重地朝妃云志作揖行礼,“在下实在没有当家做主的权力,抱歉。”

????妃云志脸色瞬间狰狞,恶狠狠盯了他一眼,“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甩袖离去。

????他走后,吴嵩敛去那份愧疚,含笑撩袍落座。

????小厮笑眯眯过来添茶,“恭喜大人旗开得胜!”

????吴嵩淡漠地吃了口热茶。

????他承认鬼狱的军队很强悍,那是一批地痞流氓亡命之徒组成的军队,他们不惧死亡没有牵挂,自然在战场上所向披靡。

????可是再强悍的军队,也架不住将领胡乱决策。

????只要让谢容景代替程锦衣上前线……

????大事可成!

????妃云志果然没有辜负吴嵩的期望,一离开偏殿就去面见陆执,各种陈述利害关系,非得把谢容景派上前线。

????陆执莫名其妙。

????如今领军作战的人是程锦衣,而程锦衣恰是妃云志的人,平日抱着兵权从不撒手,如今他居然肯叫程锦衣放权给谢容景,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他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立刻颁布圣旨召程锦衣回上京城,又派谢容景赶去前线接替程锦衣。

????是夜。

????苏酒独自坐在灯火下捣药,吴嵩悄无声息地摸了进来。

????“皇后娘娘。”他朝苏酒拜倒。

????苏酒虚扶一把,“你我之间不必拘礼。长安可好?”

????说着,示意他坐。

????吴嵩看了一眼她捣的药草,“一切都好。这草药有很强的安眠作用,皇后娘娘可是睡眠不好?”

????“并不是我自己用。”苏酒抱着小石臼,随意别起一缕碎发到耳后,“燃燃还待在冷宫吗?萧廷琛有没有把我的信读给他听?”

????她每每给萧廷琛寄信,都会附带一封给燃燃,千叮万嘱要萧廷琛务必读给燃燃听的。

????吴嵩咳嗽了声,十分自然地替自家主子撒谎,“娘娘放心,主子很关照小公子,特意把他从冷宫接出来,让他做小公主的玩伴。”

????苏酒眉眼弯弯,“有人一起玩,燃燃一定很欢喜。”

????吴嵩从怀里摸出一封信,“这是主子托咱家交给娘娘的。”

????苏酒在围裙上擦了擦沾着药粉的双手,急忙接过。

????信里绵绵密密写着思念,怪肉麻的。

????她忍不住抿着嘴笑,白嫩的耳朵根子悄然泛红,害羞得仿佛尚未出阁的小姑娘。

????除了信笺,信封里还装着一柄精致的青莲木钗,雕工古朴细腻,大约是他亲手雕琢而成。

????苏酒抱着木钗,指尖细细轻抚过每一道刻痕,仿佛能感受到那个男人闷着头坐在灯火下刻东西的模样。

????说起来,她幼时还曾得到过他亲手雕刻的木屐呢。

????她取来菱花镜,小心翼翼把木钗插进发髻。

????她对着镜子甜甜地笑,两个小酒窝盛满了欢喜。

????吴嵩自个儿倒了杯茶喝,暗戳戳瞟一眼苏酒,在心里摇头叹息,这么天真的姑娘,怎么偏偏就跟了他们家主子呢,真是暴殄天物。

????苏酒照够了镜子,想起什么,急忙搬出那只红木箱,“吴大人,劳烦你替我把这些衣物捎回长安。这是我亲手给燃燃做的小衣服,我估摸着大小做的,要是不合适,你就请宫里的绣娘改改……”

????吴嵩望去,木箱里装着四季衣裳,零零总总有八九套,配色鲜明刺绣精致,可见是花了心思的。

????他喝了口茶,提醒道:“只有给小公子的吗?”

????要是没有皇上的,他回去以后皇上吃醋不好拿皇后撒气,肯定要拿他撒气的!

????苏酒抬手摸了摸木钗,迟疑道:“你要是不急着回去,我就给他做一套?”

????吴嵩这才放心。

????他看苏酒收拾衣裳,又道:“娘娘果真要在鬼狱待上三年?”

????,

????今天亲戚结婚去送亲,从早上七点奔波到晚上九点,太累啦所以今天更新一章,对不起啊宝宝们,明天会恢复正常更新!!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88529/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