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婆坚决说道:“不行,小宝不能回老家,当初你花了多少力气才当上兵,好不容易在首都站稳脚跟,现在让我们回老家,让小宝再过一遍你以前的日子,我不甘心,一点也不甘心!”

????“那娘你说咋办?领导要撵我,我总不能死赖着不走吧,我可拉不下那个脸面。”

????“你拉不下我拉得下,我去给你领导媳妇道歉,不,先那个小丫头道歉好了!”

????“娘,你说的是大领导的外甥女?”

????“是啊,我去给那小丫头认错,我给她下跪磕头,小丫头一般面皮都很薄,指定能原谅我。

????只要她一原谅,她那当大领导的舅舅也不会再计较了,大领导都不计较了,你的领导,也没理由给你穿小鞋了。”

????老太婆说得头头是道,边说还边在地上的包袱里翻找起来。

????且磊急忙问:“娘,你又要干啥?”

????“我找放在包里的钱和票啊!那小丫头不就是气不过我占她便宜吗,我把药钱翻倍还给她,她总能消气了吧?”老太婆从扯出藏钱的破棉袄。

????且磊对他娘想一出是一出的行为很无奈,“本来你就把人得罪死了,现在有去缠着别人,非要认错道歉,别人说不定还以为你是去找茬的呢!”

????“道歉不行,还钱总行了吧?”老太婆捏着裹钱的手帕。

????且磊拽过手帕塞回棉袄,“不行!你以为别人生气,就是因为缺你赖掉的那点钱吗?求你就消停点,别去找不自在了!”

????“之前不给她钱得罪她,现在还钱还得罪她?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吧!”老太婆觉得自己太难了。

????且磊郑重其事地说:“你啥也不用干,你要没事,就在家里带小宝,给三妮伺候月子,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

????“你啥意思?我还不能见人是吧?”老太婆对儿子的态度很受伤。

????且磊心里确实有气,“最近一段时间,大院可能都在传咱家的事情,你出门听到风言风语,再跟人吵起来,我看我连报告都不用打,直接卷铺盖走人得了,反正我也没脸在大院继续待下去!”

????“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那还不得憋死人了?”老太婆不高兴地咕哝,好不容易来了首都,她还想去天安门广场照张相,寄回老家炫耀炫耀。

????且磊没好气地说道:“不在家待着,别人对你指指点点,你能受得了?”

????“谁敢嚼舌头,我就撕了谁的嘴!”老太婆立马横眉竖眼,表情很凶狠。

????且磊被气了个仰倒,敢情刚他的话都白说了?

????“你去你去,你现在就出去跟人吵架干仗,等你打完了,我把行李也收拾好了,就带着三妮和三个孩子出去找你,我们一家子直接去火车站买票回老家!”

????老太婆听到回老家,刚才嚣张的态度马上偃旗息鼓,语气很委屈,

????“不就是吵个嘴掐个架吗?骂完打完不就没事了,那些人还想去打小报告吗?这也太小气太记仇了!”

????且磊揉着太阳穴,耐着性子一点一点揉碎了讲。

????“今天我在大领导面前保证过,要管束好家里人。

????你要是再出去吵架,领导觉得我连你都管不好,又怎么管得好别人?我手下的人也会觉得我脾气软,也会不服我的!

????你觉得领导不信任我,手下的人不服我,我的位置还能坐得稳吗?

????要是我的队长被撤职,咱家现在的房子也会被收回去,房子都没有了,咱们不回老家还能去哪里?”

????“我就吵个架,你都能被撤职?真有这么厉害?”老太婆觉得太难以置信。

????且磊板着脸认真点头,“嗯!我啥时候骗过你?首都大院不是老家乡下,吵几句打一架,完了也就完了。

????在这里要是说错一句话被举报了,被撵回老家都是轻的,要是上升到思想觉悟层面,批斗劳改都有可能。

????你要真被抓去批斗劳改,我工作肯定保不住,小宝也因为你,在出身上有了污点,以后还能有啥前途?”

????老太婆的脸,刚回来的一点血色,又瞬间褪了个干干净净,哆嗦了半天嘴唇才说道:

????“那,那我以后不出门了,要是因为我,你工作丢了,小宝也断了前程,我就是去死,也没脸见你爹!”

????且磊趁热打铁,“娘你想的对,你可不能出事啊,小宝才出生几天,没有你的照看,你能放得下心吗?”

????“那倒也是,你媳妇就是个马大哈,小宝可不能让她带,几个赔钱货……”

????“娘,你怎么还说赔钱货?重男轻女可是封建思想,要是被人听见了,会去举报你的!”

????“行行行!我以后不说了还不行吗?大妮像她妈,不是个仔细人,二妮小妮还小,也只有我才能看顾好小宝。”

????且磊费了好大的力气,好说歹说半天,才把他老娘的注意力转移到宝贝孙子身上。

????他也知道,这个方法治标不治本,还有他娘把小宝养得太过娇惯的隐患,但眼下为了不让他娘出去四处闯祸,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只有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且目前对他最重要的是,怎么消除他娘闹事的影响。

????他倒是不担心沈云旗会怎样,沈云旗护短是真的,但却不是那种不分是非不讲道理的人。

????刚才沈云旗也就只有开始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从头到尾都是任由外甥女小徐出面处理。

????小徐已经表过态表示原谅,只要他娘不主动去招惹,就不会多加计较。

????他担心的是他顶头的领导,嫂子回去肯定会把事情告诉他顶头领导。

????他刚上一任,一点成绩都没做出来,就惹出了这么一出事,领导要是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那真是太糟糕了。

????且磊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尽欢吹着沈云旗专门拎来的台式小风扇,睡得倒是挺香。

????睡眠充足的尽欢,早上练武的时候,还跟王大鹏过了几招。

????王大鹏不会功夫,但摔跤却是从小练起的童子功,在力量上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下盘也特别稳,一般人轻易撼动不了他。

????尽欢练功十年如一日,功夫练得很扎实,不是那种只有动作好看的花架子。

????一刻钟以后,想以一力降十会的王大鹏,最终输给了尽欢的一巧破千斤。

????王大鹏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还大呼过瘾,还跟尽欢约着明天接着比试。

????()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88193/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