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胜轩辕

小说:武林外传之展红绫 作者:落崖风 我要报错
  追风和展红绫穿过长廊,来到景阳宫的正殿,殿宇辉煌巍峨,却压盖不住满院的冷清落寞。殿门紧闭着,景阳宫的牌匾孤独地挂在门上。

  追风朝着厚重的殿门行礼道:“六扇门追风,因有要事,求见恭妃娘娘!”

  过了一会儿,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怯生的小宫女瞪大眼睛看了看他们,才侧身请他们进去。

  这里全然不像一个身居妃位的妃嫔居住的地方,空空荡荡的宫殿,除了必不可少的桌椅床榻,其他的一概没有,连许选侍的静观斋都比不上。

  殿内除了刚刚开门的小宫女,并没有别的人伺候。一个女人正裹着一身旧得发白的浅黄色袄子,坐在椅子上,侧着脸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

  “追风见过恭妃娘娘!”追风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展红绫虽然讶异,却丝毫不敢怠慢,跟着行礼。

  “追风大人客气了!快请坐!”女人憔悴的脸上露出生疏的笑,客客气气的,别别扭扭的,好似生平第一次笑似的,把脸上的皱纹全都撑开了。

  宫女端着茶水进来时,蹿进了一股冷风,女人极敏感,顿时咳嗽起来。她咳的时候,身子抖得厉害,苍白的脸这才涨出了一丝血色。展红绫发现,她的眼睛总是一动不动。

  若不是亲眼看到追风始终毕恭毕敬,展红绫绝不敢相信,自己听过的那些传闻竟是真的。眼前这个苟延残喘的女人,真的是王恭妃——当今大皇子的生母!

  王恭妃本是太后宫里的一个宫女,一次偶然的机会,被万历皇帝宠幸,怀了龙种。可她并没有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即便自己的儿子是圣上的长子,她依然被冷落在这景阳宫,一关就是二十几年。

  她日日哭,夜夜盼,把眼睛都哭瞎了,却对这悲惨的命运奈何不了分毫。

  追风见她身体虚弱,于是开门见山道:“微臣前来,是有一事想向恭妃娘娘打听。”

  “请讲!”

  “许选侍死的那天晚上,娘娘可曾听见什么动静?”

  王恭妃又咳了起来,小宫女忙上前轻轻拍着她的背。良久,她才用一块皱巴巴的手帕擦了擦嘴,微喘着说道:“人老了,身上又到处痛,夜里睡不深,那天晚上,我迷迷糊糊间听到猫叫个不停,没过多久,就听到她像是站在院子里骂谁,骂了许久,我也没去理,后来我就渐渐睡了。”

  “没有听到其他声音吗?”追风问。

  王恭妃皱着眉细想了想,继而摇头。

  展红绫听了,忙问:“也就是说,娘娘睡着的时候,许选侍依然活着,她还在院子里骂人?”

  追风不由得看了展红绫一眼,他明白她的意思。倘若王恭妃听到许选侍一直在骂人,她骂的极有可能就是白玉汤,那么,白玉汤离开时,许选侍还活着,白玉汤就不是凶手。

  王恭妃怔了一会儿,继而徐徐点头。

  “许选侍最近有什么异常吗?”展红绫又问。

  王恭妃咳得厉害,坐久了更觉得头晕,于是进寝宫休息去了,让自己身边的宫女把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诉他们。

  原来许选侍进宫不久,也不曾得到皇上的宠爱,三个月前更是因为冲撞了郑皇贵妃而被打入这景阳宫。前两个月,她整天不是以泪洗面就是高声痛骂,可是最近这半个月来,不知怎么的,她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喜滋滋的,皇上也时常赏她一些衣裳首饰、古董花瓶什么的。

  更奇怪的是,之前她瞧都不瞧王恭妃一眼,言语中还多有咒骂,说自己被她的霉气拖累了。可最近她不但隔三差五送些吃的来,还眉开眼笑地陪王恭妃说说话。

  “她说了些什么?”追风问。

  小宫女歪着脑袋想了想:“不过是些家常话,没什么特别的!嗯——还有就是,她让我们娘娘放宽心,说什么一定会带娘娘离开这个破地方,说会有什么荣华富贵。反正疯言疯语的!”

  追风正低头沉思,忽见手下一捕快匆匆前来,回说寻见了白玉汤的踪迹。展红绫在旁一惊。二人于是匆忙告辞。

  他们二人仍由东华门出宫,后骑马朝南去,直到大明门前棋盘街,才牵马步行。

  明初,作为商业交易的市多分布在皇城四门附近,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市越来越多,分布的位置也越来越广了。棋盘街就是最主要的市之一。

  棋盘街位置居中,接近皇城和衙门,往来人物众多,因此百货云集,热闹非凡。

  那捕快在前引着追风和展红绫来到一家赌坊前,还未掀帘进去,就听得里面骰子声、狂笑声、痛骂声扭成一团,细听之下,还杂有女人和小儿的号哭声,该又是哪家的婆娘带着娃儿来哭闹了。

  展红绫抬头望见赌坊的匾上写着“胜轩辕”三个大字,不禁笑道:“好大的口气!”

  “赌鬼不就图个吉利嘛!”追风笑了笑。

  原来这“胜轩辕”的“轩辕”,指的是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赌神断指轩辕。传闻断指轩辕的赌术出神入化,一辈子只输过一次,被人砍掉一根手指头,从此退隐江湖。人称“断指轩辕”。因此,赌钱的人大多在进赌坊前要在心里拜一拜这位赌神的。

  追风和展红绫进了赌坊,拨开密密麻麻恍恍惚惚的人群,寻了又寻,却没见到白玉汤的踪影。那捕快却挠了挠脑袋,刚刚明明看见他就在这儿的!

  展红绫心中有些担心,便试探着问:“你知道他长什么样?”

  那捕快摇摇头。别说是他,就连追风等四大神捕也不知道白玉汤的模样。白玉汤每次作案,都以黑布蒙面。

  “那你怎么确定你看到的就是白玉汤?”展红绫又问。

  原来每到年关时候,京城热闹多,乱事也多,为了维护治安,各衙门除了增派巡逻士兵外,还会在京城何处安插眼线,暗中消除一些不必要的隐患。

  这捕快恰好被安排在棋盘街附近。他在外面各处暗中探查了一遍,便进了“胜轩辕”,装作来赌钱的。没成想刚一进门,差点就被飞来的板凳砸塌了鼻子。

  得亏一个好心人及时把他往旁边一拽,他才逃过一劫。他匆忙道了声谢,便去打听出了什么事。这一打听才知道,是衡山派掌门莫小宝在这里撒泼。

  莫小宝的爹娘去世后,他就成了衡山派的掌门。可此人十足一个酒色之徒,吃喝嫖赌,无所不爱。因剑法了得,多情泛滥,人送绰号“桃花剑”。

  莫小宝今日来“胜轩辕”赌钱,可手气背,输到最后,身上除了一把剑啥都没了,于是恼羞成怒,一把掀了桌子,一口咬定对方出老千。对方死不承认,他便一顿痛打,谁上来劝就连谁一起揍,闹的是鸡飞狗跳,鬼哭狼嚎。

  后来众人都不敢再劝,一个个抱头鼠窜,骚乱之中,那捕快忽然看见一张一人长的大桌子朝一个小男孩砸去,眼看就要砸到小男孩的头了,捕快的脚却挪不动,来不及了!而四周的人埋头自逃自的,几乎没有人注意这一幕。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白衣男子风影一般飞了过去,竟在刹那间把小男孩抱了出来。

  “啪——”桌子摔成了几片。

  那捕快目瞪口呆,吞了吞口水。那白衣男子,不就是刚才拽自己的那个人吗?而他的身形,他的轻功——

  白玉汤!

  一个可怕又令人兴奋的念头在他脑子里炸开。没错,一定是白玉汤!他曾经跟随追风捕头追捕过白玉汤,见过白玉汤的身形,也见识过他的轻功。

  他确信,眼前的人就是白玉汤!

  那捕头向追风和展红绫大致描述了白玉汤的样子和打扮后,他们三人便分头在赌坊里找。

  展红绫听了他的描述,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他描述的和白玉汤八九不离十。她希望自己能抓住白玉汤,却又不希望他被抓住。如今紧要的,是比那捕头先找到白玉汤。

  而那捕头心中更急,抓了白玉汤,可是大功一件!升官发财,指不定从此就平步青云了!想到这里,他越发卖力,恨不得将“胜轩辕”翻个底朝天。

  底下没有,说不定在楼上哪个包房里,他于是“噔噔”爬上楼,一间间去找。在他推开第六扇门时,突然,他怔怔站住,双眼放光。

  白玉汤!

  “啊——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追风和展红绫正寻找着,突然听见楼上传来惨厉的叫声。

  人群顿时又一次骚动起来。他们二人赶忙上楼去看,只见上楼后左拐第六间包房里,横躺着五具尸体,其中一个,便是刚才带他们来的那个捕快。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637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