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玄真冲来,云锦绣直接拿起白瑜的那本册子,挡在他面前道:“这是我们大家联合商议的。”

  玄真脸色抽搐,“我无意做这宗会的尊老,你将我剔除吧。”

  云锦绣道:“我听说每一位炼器师,都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炼器空间。”

  玄真哼了一声道:“我已经放弃这个想法了。”

  云锦绣微微抿了下嘴角,“我可以帮尊老视线这个愿望。”

  玄真斜眼看她,“你以为介子空间是大白菜吗?说得便得的?”

  云锦绣将任命书拿了出来,整整齐齐的摆在他面前,微笑道:“对我来说,相当于大白菜。尊老,这里签字。”

  玄真脸色又抽了一下,“不签!”

  云锦绣道:“完全属于你自己的炼器空间啊……”

  她微微轻叹,又道:“我刚送了慕容堂主一个。”

  玄真面皮抖了抖,“什么?慕容已经有了自己的炼器空间了?”

  云锦绣道:“尊老要是觉得好奇可以去见识一下,相信慕容堂主会不吝啬于给你参观的。”

  她说着,又在任命书上点了点,“这里签字,顺便按个手印。”

  玄真:“……”

  云锦绣见他半响没动静,这才轻叹道:“也好,尊老好好的考虑一下,明日一早再给我答复好了。”

  她说着,将任命书合上,推到他面前。

  玄真神色微有些复杂,良久直接拿了任命书走人了。

  *

  炼器堂。

  慕容栎一动不动的躺在长椅上。

  光裸的上身,肌肉纹理分明,看起来异常的结实。

  萧如瑟拿着剪刀,顿了下道:“真的要剪掉?”

  慕容栎眼睛一闭,“剪!”

  萧如瑟无奈,只好拿起剪刀,对着他的身子而去。

  正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大叫声,“哎呀!”

  两人被吓了一跳,齐齐向门外看去,却见那玄真正背过身去,往外跑。

  慕容栎嘴角一抽,“老头,你跑什么!”

  他身形一动,便窜了过去,直接将玄真给抓住了。

  玄真道:“不巧不巧,老夫来的不是时候呐。”

  慕容栎:“……”

  房间内的萧如瑟直接闹了个大红脸,连忙放下剪刀,尴尬道:“玄真长老,我们……”

  “我们在剪粘膜,你这老不羞想什么呢!”

  慕容栎揭了揭身上那层透明的薄膜,对着玄真的脑袋一阵狂喷。

  玄真这才瞥了他一眼,果然见他身上有一层透明样的薄膜。

  那薄膜看起来一戳就破,可被慕容栎揭起来,却显得很完整。

  玄真吃惊,“这是什么新宝器?”

  慕容栎哼了一声,“这是介子空间的封印!”

  玄真一听介子空间,目光顿时亮了,“你当真有介子空间了?”

  慕容栎抬起手指,指尖一个金灿灿的宛如种子般的东西在闪闪的发着光亮。

  他微有些得意道:“没错,真正的炼器空间!”

  他神念一动,两人的身形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现,便是在一个全新的空间之内。

  那是一片令人震撼的空间。

  巨大的如同玄石般的山峦此起彼伏,陡峭林立。

  地面看起来坑洼不平,却别具玄意。

  慕容栎身形一动,那整片空间都如同被他所影响一般,变幻无序。

  玄真无法抑制激动的情绪道:“这是活的器鼎!这是活的器鼎啊!”

  慕容栎得意道:“还不错吧?老头,等我熟悉了这里,你我再来比一比!”

  玄真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颤声道:“这空间是会长送你的?”

  慕容栎一愣,接着点头,“对啊,除了她,谁舍得送我这么好的空间。”

  玄真不说话了。

  慕容栎以为他是郁闷,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别灰心嘛,我跟会长的感情,那不是一天两天建立起来的,我们打小就吃喝住的待在一起,情比金坚,你比不了。”

  玄真:“……”到底是来安慰人的还是打击人的!

  慕容栎道:“不过,你要是喜欢呢,以后也可以来我这里感受一下,我这点胸怀还是有的。”

  玄真:“……”好想把这得瑟的臭小子暴打一顿。

  慕容栎道:“俗话说的好,一浪更比一浪浪,前浪拍在沙滩上,你做为老前辈,被我超越那是迟早的事,也没什么过不去的,谁让你年龄大呢?”

  他话还没落,就见玄真走人了。

  慕容栎连忙追上,“哎老头,不要伤心,话无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我们年龄虽然大了,可我们能看着年轻一辈崛起,然后将我们超越啊!”

  然后他不怕死的又加了一句,“对,是你被超越,我的路还长着呢。”

  玄真直接停住步子,冷嘲道:“不过是个介子空间罢了,这般沾沾自喜是不是太早了点?”

  慕容栎掩饰不住得意道:“可惜你没有。”

  玄真怒声道:“谁说我没有!”

  慕容栎道:“你有?拿来我看看!”

  玄真想到自己的任命书,又恼又气,一拂袖,哼了一声道:“我明日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炼器空间!”

  *

  正殿。

  云锦绣刚放下折子,雾雨便出现在她面前,“姐姐,尊老走火入魔了。”

  云锦绣目光微变,身形一动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空间内。

  白瑜躺在防御阵内,身形一动也不动,脸色也是苍白一片。

  宫离澈站在一旁,见云锦绣进来,摇了摇尾巴。

  云锦绣快步的跑了过去,“尊老怎么了?”

  宫离澈道:“被阴邪反噬,不小心走火入魔,然后被本座打昏了。”

  云锦绣轻舒了口气,还好被宫离澈打昏了,否则就不是走火入魔这么简单了,非得重伤不可。

  云锦绣目光微凝,“小光呢?”

  雾雨道:“……也被妖狐大人打昏了,现在在房间内。”

  云锦绣无言的看向宫离澈。

  宫离澈道:“及时止损。”

  云锦绣道:“打昏也好。”

  还是大狐狸出手利索。

  云锦绣进了防御阵,探了下白瑜的手腕,无奈道:“最近老头累的狠了,这才让阴邪有了可乘之机,看来必须得我的本体来动手了。”宫离澈道:“夫人本体修炼的关键时刻,切不可妄动。”

  :。: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62674/3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