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就这一句就打发了叔叔们?”慕夜白也凑了过来,笑了。

  厉晓宁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那要宁宁怎么样?”

  “厉晓宁,你跳个舞吧,跳个舞我们就原谅你。”顾景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到。

  之所以说他语不惊人死不休,那是因为全天下的但凡是认识厉晓宁的人都知道这孩子不会跳舞,也从来不跳舞。

  他说跳舞是个幼稚活。

  之前白纤纤强迫他去幼儿园的时候,他在幼儿园就因为舞蹈课不跳舞而出了名。

  好在,他跳舞不行,其它方面还不错。

  不不不,可不是还不错的水平。

  是相当不错的水平。

  尤其是体育课,厉晓宁只要出场,就没旁的小朋友什么事了。

  打一套拳如行云流水。

  做俯卧撑,就他那小身板,一次性可以做一百以上。

  第一次做完的时候,幼教老师已经看呆,自动自发的走到他面前,恨不得摸摸小家伙身上那傲人的肌肉。

  原来是深藏不露的,全都藏在了衣服底下。

  还有美术课,小家伙画的画交上去的时候,其它小朋友的家长看到了还以为是老师画的呢,不住的夸老师,因为这事还闹了一场大笑话。

  这些关于厉晓宁的趣事,厉凌烨只要与兄弟几个聚到一起,就会讲一遍。

  每次厉凌烨讲完,三兄弟都是恨不得现在就生出一个象厉晓宁那样的儿子的感觉。

  可转眼后,还继续单着。

  不过好在现在季逸臣快娶凌美了。

  至于顾景御和苏可,就半死不活的感觉,谁劝了也没用。

  而慕夜白的女朋友,八字连一点都没有,丁点希望都看不到。

  厉晓宁咬了咬唇,不用问也知道是自己亲爹出卖了自己。

  不然怎么面前这两位叔叔加上小姑夫都知道他不爱跳舞呢。

  小眉头一皱,“顾叔叔,慕叔叔,还有小姑夫,你们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宁宁今天才六周岁,你们跟宁宁计较这些,是不是有些……嗯……有些……”

  象是不想爆粗口,小家伙顿了一下。

  “怎么就一把年纪了,就跟你爹地差不多大,难道你爹地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顾景御逗着这个小屁孩是越逗越上瘾了。

  怪不得厉凌烨每次说到儿子都是一脸骄傲的样子,这孩子不止是聪明,还萌萌的好玩。

  厉晓宁脑袋瓜一转,反正爹地不在,他怎么说都没关系,微微的一笑,“自然,我爹地是一把年纪的人了。”

  “……”

  “……”

  “……”

  众人集体懵逼。

  这是借着厉凌烨的光,所以,他们全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

  可孩子这样说,似乎也无从反驳。

  还是顾景御稍稍反应快些,“宁宁,我们跟你爹地不能比,也没办法比,他都结婚了,有你这个聪明儿子了,我们一没结婚二没孩子,所以,我们都是年轻人,只有你爹地是一把年纪的人。”

  厉晓宁拧起小眉头,仿佛是在认真思考的样子,就在众人困惑小家伙这表情时,就听小家伙一本正经的道:“原来你们比我爹地矮了一个辈份,而我也比爹地只矮了一个辈份,难道宁宁叫你们叔叔叫错了?以后要改口了?”

  季逸臣立刻道:“我是你小姑夫,不能乱来。”

  “我是你慕叔叔,也不能乱来。”慕夜白也是唇角抽了抽,这辈份可不是乱开玩笑的事情,厉凌烨敢比他们大一个辈份,他们就跟厉凌烨没完,这可绝对不行。

  “哦哦哦,那两位叔叔和小姑夫就是跟我爹地一样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

  “……”

  “……”

  “……”

  所以,小家伙这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就是认定了他们是老人家了。

  而老人家是绝对不能跟一个孩子较真的。

  “好吧,我原谅你了。”

  “厉晓宁,你有种。”

  “宁宁宝贝,我和你姑姑一样喜欢你。”

  从顾景御到慕夜白,再到季逸臣,秒秒钟就都拍起了厉晓宁的狗腿,这时候就觉得,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孩子,威胁谁也不能威胁孩子。

  不然,秒秒钟就能被小孩子给套路进去。

  厉晓宁眨眨眼,傲娇的一扬头,“礼物呢?”

  他生日的日子,这些人来自然是来给他过生日的。

  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带礼物的。

  看在爹地的关系上,他就勉强收一下吧。

  “呃,谁规定我们要送你生日礼物了?”顾景御乐了,这小家伙一扬头的小模样,象只骄傲的花孔雀,是缩小版的厉凌烨。

  平日里他们几个常常被厉凌烨给压榨着,这会子他们就压榨一下缩小版的厉凌烨,也算是回报回报厉凌烨。

  谁让厉晓宁是厉凌烨的种呢。

  “没人规定,可是做人要懂礼貌,这个道理叔叔和小姑夫都懂吧?”

  “那是,做人是要懂礼貌。”谁也不敢说不懂礼貌,那还不得被小家伙给笑话了。

  被个小屁孩给笑话了,这个绝对不能有。

  “嗯,既然顾叔叔说做人要懂礼貌,那你们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自然是要送生日礼物的,拿来。”

  小手一伸,厉晓宁可不客气。

  爹地这几个兄弟可都是财主一样的人物,不搜刮他们一点礼物,都对不起他们三个大人合起伙来欺负他,当他厉晓宁好欺负吗?

  “哎呀,我是准备了。”顾景御打起了哈哈,他要说他没准备那就是不懂礼貌呀,“可是,我忘记带来了。”

  “忘记带就不算,生日礼物这种后补的没意思,既然没有实质性的礼物,包个大红包也算。”厉晓宁一付我很体谅你的样子。

  顾景御瞪圆了眼睛,他这是遇到打劫的吗?

  “没……没带现金。”

  “没带现金没关系,现场转帐就可以了,顾叔叔,别告诉我你是社会底层,连可可阿姨都养不活的那种,那我一定告诉可可阿姨千万不要嫁给你。”

  “别别别,卡号给我,现在就转,不过你要是没卡号,就怪不得我了,别人的不算,我顾景御送红包只送本尊,不送孩子他妈他爹。”顾景御嘻嘻一笑,他就不信玩不转厉晓宁了,六岁的小屁孩,一定没银行卡。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61863/1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