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宋青小见到这青焰时,不由愣了一愣。

  这青焰原本仅有鸽子蛋大小,但此时却涨大了几乎一倍。

  她下意识的将体内的混沌青灯召出来,却见那青灯不知何时,发生了异变!

  最初她得到青灯之时,那灯身如三叶花瓣,每片花瓣小巧玲珑,将一点青焰护在中间。

  因青灯藏在古墓之中两三百年,灯身看起来古朴陈旧,并不起眼。

  可此时不知是不是因这青灯被她收服之后蕴养在体内,以灵力滋养了一段时间的原因,随着她升入化婴之境后,宋青小竟发现那青灯之上,不知何时,竟长出一片约摸指甲大小的细小花瓣来。

  “咦?”宋青小发出一声惊讶之极的呼声,将那青灯捧了起来。

  灯焰如受到感召一般,‘嗖’的一声飞回到那花瓣中间,幽幽的青光将黑暗的洞府点亮,映出宋青小神情凝重的脸。

  这一片细小的花瓣本来是绝对没有的,宋青小敢十分肯定,她在离开试炼空间后,曾仔细将这青灯端详了许久,并没有发现这片指甲盖大小的花瓣存在。

  想来这片花瓣,应该是在她重塑身体,突破化婴之境的那段时间蕴养出来的。

  如此一来,混沌青灯火焰体形变大,应该是跟这青灯本体的异变有关。

  “若真是这样……”宋青小喃喃自语了一声,眼中迸发出亮光来:“岂非是这青灯还会升级?”

  她一想到此处,心中不由一阵火热。

  这混沌青灯的灯焰威力本身已经非凡,当日被那两个化婴境男女追杀时,灯焰一出,能将那男人的法宝也损坏,若是青灯升级之后,灯焰的杀伤力再次提升,对她来说便更是如虎添翼。

  “混沌青灯?”宋青小心中正十分激动之际,神魂之内,苏五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他的声音失去了以往的冷静,而带着几分震惊与不可置信之色,仿佛对这青灯的出现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一般。

  从顾府探险之行,楚女在即将附身宋青小的一刹那被苏五逼退后,他便一直潜伏着并没有再出现。

  此时苏五突然出声,并一口将混沌青灯名字叫出,宋青小不由问道:

  “你认识这灯?”

  “竟然,竟然它是真的存在……”苏五像是没有听到宋青小所说的话一般,语气复杂至极,带着一丝欣喜在里面。

  他顿了半晌,如同在平复自己的心情,隔了许久之后才说:

  “混沌青灯,这可是通天的灵宝。”

  苏五一开口,宋青小便精神一振,认真听他解说起来。

  此人性情冷漠,脾气难以捉摸,躲藏在她神魂之中,神出鬼没,他魂识强大,境界比她又强太多,平时开口,也是看他心情如何,若他不愿说话,宋青小是拿他半点儿办法都没有。

  但偏偏他境界极高,见识又多,这个世界对宋青小来说还只是才刚迈入一步,若是能从他口中探听一些情况,比她自己胡乱摸索要强了许多。

  正好此时他愿意开口,宋青小正好便借此机会,听他说的同时,也正好解一解自己内心的疑惑。

  “什么是通天的灵宝?”

  “妖有血脉觉醒等阶之分,人有境界之分,药物有品阶不同,自然法宝也有不同的品级了。”

  这个道理宋青小心中也清楚,只是法宝的具体等级她便不大了解了。

  但不知为何,以往不大耐烦与她多说的苏五,不知什么原因,在说完这话之后,竟愿意主动再次解说:

  “这些法宝中,除开不入流的法器之外,分为法宝、灵宝、至宝。”他顿了片刻,“法宝分为上、中、下三个不同品阶,下品易得,但上品就难寻了,一般达到上品的法宝,已经可以称之为神器了。”

  法宝之上更进一阶的,便是灵宝了。

  一般称为灵宝的宝物,大多已经是开了灵智,威力较之法宝又有不同,先天基础便已经胜过法宝千百倍之多,一经炼化,受修士灵力、精血蕴养,其威力便更上一层楼。

  随着修士之后的无尽岁月、修练的过程中,灵宝也能一步步进化,越是后期,炼化后的灵宝远比许多方面都要受限的法宝的威力要强大许多。

  而灵宝则分为数种,一种是先天灵宝,是宝物在铸造之初,便因为炼制者的大神通,而生出灵性的绝妙宝物。

  一种则是后天的灵宝,这种灵宝是在修士进阶的过程中,以极大心血收集了无数天材地宝,经过无数次淬炼之后,才进化而成的宝物。

  这种宝物虽说与先天灵宝相较,起点略低,但后有大成,也不可小觑,且与主人心意相通,依旧十分恐怖。

  但灵宝之中,还有一种远较两者之上的宝物,便是通天的灵宝了。

  “所谓通天的灵宝,从某一方面来说,已经是属于至宝的一级,只是因为相比起至宝,略有缺陷,所以既不属于至宝,但与灵宝相较,又强之许多。”因此称呼这一类宝物时,便称为通天的灵宝了。

  “以你那把出自兵藏世家的匕首为例。”像宋青小所持有的那把神秘匕首,已经是属于神器一级别了,“但因为只是复制品之一,威力与原本的匕首相较,缺少‘魂性’,自然便不能称为上品的法宝,最多仅能发挥出中品的法宝的威力罢了。”

  宋青小一听到此处,便明白苏五话中的意思了,自己手中的这把‘龙牙’复制品,照苏五话说,属于中品的法宝,却已经受到隐世家族的穷追不舍。

  可想而知,真正的神器便更是属于隐世家族中的镇族之宝了。

  既然上品法宝都如此珍贵非凡,更别提已经达到灵宝级别的宝物了,难怪苏五也会因为这混沌青灯出现在她手中,而露出这般惊讶之色。

  只是这样一来,她便更感疑惑,自己当日不过是个无名小辈,为什么‘楚家’会派出手持神器的修士,来暗杀自己这样一个无名小卒?

  她心中装着事,苏五又道:

  “在天外天中,灵宝已经是十分罕见的东西了,一经面世,便能引发轰动,宝物按等阶排名,都一一记在神榜之中。”

  哪怕是天外天的九大世族,除了后天所炼化的灵宝之外,未必拿得出几件先天的灵宝,更别提这样通天的灵宝了。

  就连苏五自己的法宝胚胎,当年也不过是介于神器与灵宝级别之间,后经他炼化之后,才威力无穷,伴他征战一生。

  但此时这样一个大有来头的通天灵宝,还是处于一个刚刚萌芽阶段,无异于神物,竟然会因差阳错,落到宋青小这样一个默默无名的小修士之手。

  “哪怕是在神榜之上,这混沌青灯也非凡物。”苏五说道:

  “传言之中,它是属于洪荒时代之物,以混沌灵力孕育的莲子结出的莲台,但因太过逆天,后遭天火之劫而陨落。”

  此物伴混沌灵力而生,不惧阴邪、雷电击打,也经历数劫,却因属性木系,恰受天火所克。

  上古的大能修士无意中得到这朵受劫而毁的青莲,却发现那莲身虽毁,但因为此物来历特殊,又受先天混沌灵力的滋养,所以在莲心之中,竟留存了一丝天降之火。

  那青焰既带天劫之威,又受青莲混沌灵力供养,不知多少年的时间之中,二者竟相互融合,化为特殊的一体。

  那修士得到此处,喜出望外,将其炼为混沌青灯,才成就了这神榜之上大大有名的灵宝传说。

  “我曾花费了很多年的时光去寻找它,一直以为这只是传说,没想到它竟然真的存在,还落进了你的手中……”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种不知是遗憾还是无奈的感叹,声音略有些沉重:

  “如今我身死道消,却不料它倒真的出现了,这真是……”

  宋青小虽说早知混沌青灯不凡,但从苏五口中听到这青灯真正来历时,依旧既惊且喜。

  她没想到这混沌青灯如此非凡,难怪当日七号会为了这灯,不惜想方设法进入顾府试炼,且对其誓在必得。

  这样的宝物稀世罕见,就连苏五这样的人也对其穷追不舍,足见它的特殊之处。

  顾府之行,她能意外得到这盏青灯认主,如今想来真的是天大的幸运了。

  她心中喜不自胜,却又强忍住,问道:

  “这青灯……”

  “传言之中,混沌青灯之内的天火无所不焚,炼化到极致,所到之处,形成青莲业火,哪怕就是神仙入阵,也能化为灰焚。”他接着又开口:

  “但最重要的——”他说到这里,停了片刻:

  “这混沌青灯本体是青莲所化,又与天火相融,死即生、生即死,形成两者相克却又相合。传言之中,它的灵气有滋养残魂,青焰有保死者三花重聚,助魂体重生的妙用。”

  拥有此灯,便能保魂体不散,令亡者再生,这样的能力实在太过逆天,甚至比天火之威更为有名。

  “我当年为了找到它,杀人无数,却没想到它会藏在那里……并落进一个普通的道门传人之手。”最后却阴错阳差的落进他所附身的宋青小手里,哪怕是天纵奇才的苏五,也不得不感叹一声:造化弄人。

  不过也正因为它出现的地方是在顾府之中,楚有生以它放进楚女魂棺之内,滋养女儿残魂,并令楚女聚魂‘重生’。

  虽说最终夺舍宋青小失败,但楚女成功夺舍七号,也足以证明这混沌天灯的传言非虚!

  宋青小欣喜无比的摸了摸青灯之上的那片新长出的‘花瓣’,倒并没有将这‘助魂体重生’的逆天能力放在心上,反倒眼珠一转:

  “传言之中,青莲受天火之劫而死,被炼为通天灵宝之后,是不是能再次进化‘重生’呢?”

  她将自己先前的发现问了出来,苏五便道:

  “很有可能。”他应了一声,“但这样的通天灵宝,本身已经是属于逆天之物,要想将它进化,哪又那么容易?”

  宋青小并没有出声,她隐隐发现,苏五好像并没有发现这混沌青灯从她收服之后到如今的异变。

  随着她实力、境界的提升,再加上苏五寄居在她体内之后,击退三顾、楚女,两次大战对他的魂体来说应该是有一定影响的,如今他未必能全部探测到她内心所想的全部事。

  “你当初寻找这灯,是为了什么呢?”

  她压下心中的念头,想起苏五先前所说的话,问了一声。

  这一句话问出口后,宋青小神魂之内的苏五沉默了许久没有再出声,久到宋青小都要以为他如以往一般,可能不会再开口时,他才幽幽的道:

  “为了救活一个人。”

  宋青小点了点头,并没有问他想救的人是谁,她与苏五之间的关系微妙,既是危险的敌对关系,偏偏又因为他寄居在自己体内,而不得不暂时暂时与他共处。

  他既想夺舍自己,是知道自己最多秘密的存在,也是自己最危险的敌人,却偏偏在数次关键时刻,又是靠他救了自己一命。

  她不好奇苏五的过往,这样的人太恐怖,经历太多,惹的麻烦也不少。

  如今她自己都是麻烦一大堆,没功夫再去惹出更多事情。

  因此她话锋一转,又换了个问题:

  “到底你所说的神狱,是什么东西?”

  这个问题她问过两次,每一次苏五都避而不谈,但今日他好像颇有兴致,不止是与她聊了许久,还肯说出他的一个秘密,宋青小心中有数,他如此反常,必定是有求于她的。

  他故意透出消息,不过是想引自己上勾,使主动权掌握在他手中而已。

  她目光落到青灯之上,微微勾了勾嘴角,心中料定苏五这一次绝对不会拒绝回答她这个疑问。

  “到了如今,你还没发现?”

  果不其然,以往谈到这个问题,苏五的魂识便随即隐匿,此时听她问起,却出了声。

  “是有一点怀疑。”宋青小答道,苏五便说:

  “所谓的神的试炼,不过是一座埋葬诸神的监狱。”

  进入场景的试炼者,只是被困入不同的神狱之中,挣扎求生。

  其实一开始宋青小在听到‘神狱’这个名称时,不是没有过怀疑,直到此时真正的听到,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曾说过,时家的那位皇子,是为了对抗神狱而人为制造出来的残缺瑕疵品……”她隐隐感到自己已经摸到了试炼更多的东西,既然谈到了对抗,“那么,是不是说明,神狱其实也是属于另一批有别于隐世家族、天外天的另一股势力?”

  “天外天的那群废物,也配跟神狱相比?”苏五冷笑了一声,接着抛出一个重磅的消息:

  “掌控神狱的,是神!天外天的所谓世族,不过是神狱所制造出来的一批尚未完全能够脱离其存在的扶植品罢了,妄图想要逆袭改命。”他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冷淡与轻蔑,天外天的强者,在他眼中似是不值一提。

  “从被掌控者,想要变成掌控者,将‘神’所取代,继而成‘神’。”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61839/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