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不好意思啦。”林妈妈佯装慌张地跑出来,对着两张大便脸赔笑道:“小秦,小新,真是对不住你们两个,你爸爸他突然突发心脏病,所以我只好留下来照顾他,你们要好好的玩哟。一会儿拓野和你那个不知名的女友就会来了。”

???? 林妈妈提到曾嘉怡的时候刻意地板着一张脸,像个耍脾气的小顽童,双手环胸地看着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的林耀秦。

???? “怎么会这么严重呢?既然这样我们应该留下来照顾林爸爸的。”李紫新慌张地扔掉行李,想奔到房间里面去。

???? 而一旁的林耀秦像是看一场滑稽的闹剧般微眯着双眼,看着故事的女主角被耍的团团转。

???? “不用啦,真的不用啦,你爸爸这个是老毛病,只要我陪在身边就可以啦。年轻人就应该多多旅游,别让他耽误了你们的雅兴哈。”林妈妈一阵慌乱地摇着手,眼神飘忽不定地对着林耀秦挤眉弄眼。

???? “走吧,他们还在等我们呢。”林耀秦戏谑地撇撇嘴,这个笨女人还真是不开窍,每次遇到别人的事情就是这种烂好人的瞎操心,但是却从来没见过对自己温柔过。

???? “小秦,小新,我可是给你们准备了最好的surprise哟!”林妈妈看着连拉带拽的‘小夫妻’,笑得很不拢嘴。

???? “我就不信,这次的独特安排不会让某些表里不一的人醋坛子打翻!啧啧!”林妈妈哼着小曲,三步一摇两步一晃地进了房间。

???? 刚一进门,迎接她的又是另一张很不爽的大便脸,“老婆,你是不是玩得太大了,居然咒你的老公得了心脏病,我可是很健壮的呢,要不要我给你展示一下。”林爸爸扁着嘴,活像个受气包冲着一脸赔笑的林妈妈赌气。

???? “哎呀,我让你配合我,你居然在这里耍什么脾气,是不是皮痒了?”林妈妈根本不吃硬的这一套。

???? “你有病啊,居然咒我有病!”

???? “你有药啊?”林妈妈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道。

???? “你要多少?”

???? 这时一道刺耳的跑车鸣笛声夺去了他们两个的注意力……

???? 突然一辆银灰色的布加迪威龙跑车飓风般的驶过来骤然停下,无与伦比的尊贵车型立马吸引了所有行人的目光,惊叹声不绝于耳。

???? “新新,坐我的车!”靠近路边的车门自动倾斜着打开,直到那道熟悉的嗓音宇入耳膜,李紫新猛然间才看到车子带着墨镜的冷峻男子是尉迟拓野。

???? 黑色的衬衣将他刚毅的身躯显露无疑,灰白的牛仔裤更增添了一份的青春与颓废相得益彰的气息,坐在车子的尉迟拓野无疑是清晨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 那声称呼让李紫新差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没想到花心大萝卜居然恶心到这样叫她,还没等回过神来,某个厚脸皮的男人早就来到她的身边,占有性地拽住李紫新的另一只手。

???? “林少,好久不见了。这么关心妹妹会让我这个正牌男友吃醋的。”尉迟拓野紧紧地攥着李紫新白皙的玉手,脸上带着一贯挑衅的笑。

???? “哦,是吗?我倒觉得某些人太早地确定自己的位置了,小心只是空欢喜一场。”林耀秦冲着紧蹙眉头的李紫新暧昧地灿灿一笑,但是眼角的冰棱只有李紫新注意到了。

???? 可想而知,三个人僵持不下的拉锯战,受伤害的只是被拽扯的李紫新。

???? “好痛……”李紫新不由得申吟出声,最先放手的是林耀秦,他轻蹙着剑眉,看着李紫新被死死拽住已经红了一大片的手腕,率先选择放手,他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 “新新,你没事吧。”尉迟拓野根本没有意识到李紫新被拽痛的手腕。

???? 一辆红色绚丽的奔驰停靠在周围,某道火红色的身影如花蝴蝶般冲进林耀秦的怀抱,让在场的三个人都呆愣了一下。

???? “耀秦,有没有等很久啊!我可是接到消息马上赶来的,你知道能够和你在一起我多么兴奋吗?”曾嘉怡一身火辣的波西米亚风格的红裙,将她窈窕的身材衬托得是淋漓尽致。当她接触到穿着牛仔皮裙,纯洁地如精灵般的身影时,清亮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神色。

???? “你怎么也去?”完全是女王式的颐指气使的口气,让李紫新淡漠的气质自动屏蔽掉。

???? “不止她去,我还陪着她去。”尉迟拓野感受到曾嘉怡不友善的目光,象征性地揽住李紫新的肩膀,给她某种无形的依靠。

???? “我说呢,原来是被花花公子看上了……”曾嘉怡完全没有观察到身旁林耀秦渐渐青筋暴起的手臂,仍旧振振有词地念叨着。

???? “够了,你说够了没,出发!”林耀秦冰冷的鹰眸中锐利地扫视了她一眼,然后抽出被她环绕的手臂,径自走向跑车。

???? “耀秦,你别生气啦,我只不过打扮的时间有点长,人家也是要把最美的一面展现给你么。”语毕。她到底在想什么?总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明明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一定是搞错了,她强作镇定地深吸口气。

???? “野——我们也上车吧!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我居然会想你哟!”

???? 他们亲密的画面好似一把锋利的刀刃化开了林耀秦的心脏沸腾的热血一下子喷薄地涌出。锥心的疼痛感一阵一阵蔓延,宛如一条带刺的藤蔓将他的心脏紧紧缠绕一点一点勒紧,直至锋利的尖刺一根根扎进他的血肉里面去。

???? 很好!很好!李紫新你既然要玩,我就陪你玩到底!林耀秦收起一闪即逝的伤痛表情,示威性地冲着李紫新挑了下浓密的剑眉。

???? “既然大家都这么迫不及待了,那我们就开始启林吧!林少,有没有兴趣比下赛车?”尉迟拓野突然发话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但是此时李紫新面如死灰地呆愣在原地。

???? “你确定?”林耀秦抬眼轻瞄了下尉迟拓野信誓旦旦的表情,唇角挑起一丝戏谑,“好啊,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比比看。”出于自己的报复心,他真的想让李紫新明白全天下只有他一个人最懂她!

???? “拓野,真的要比吗?”李紫新慌乱地拽住尉迟拓野的衣角,手指握地苍白。

???? “当然啦,新新,你要相信我,我的车技可是一流的。”

???? 李紫新僵硬地从唇齿中挤出:“那好吧。”她接触到林耀秦投来的冰寒的眸光,瞬间明白了一切。很明显,是他故意地挑衅,她必须振作起来,不能向‘恶势力’低头。

???? “好!很好!”林耀秦拽着柔弱无骨搭在他身上的曾嘉怡塞进黑色的兰博基尼跑车,随后挑衅地冲着尉迟拓野鸣笛。

???? “新新,一会儿你可不要太兴奋了。”尉迟拓野自信满满地搂搂呆若木鸡的李紫新,唇角扬起帅酷的弧度。

???? 比赛开始了,独占鳌头的是林耀秦的黑色兰博基尼,稳定的流线型车身在日光的照耀下发出令人炫目的折射,还时不时地挡住尉迟拓野的进林。这倒是让尉迟拓野瞬间变得急躁,他加大了油门,一向求胜心强的他完全没有顾及到身旁渐渐异常的李紫新。

???? 她的眼中渐渐浮起泪光,倔强的神情逐渐有些崩溃,苍白的手指泛着无力感。

???? 尉迟拓野趁着过弯道的空档,与林耀秦的跑车并驾齐驱。也只是看到的那一瞬,林耀秦看到泪眼婆娑的李紫新,她像是要极力地逃离那个奔驰的密闭空间,虚弱无力地敲打着车窗。

???? 她目光涣散,唇角却轻轻微笑,静静的望着白色的阳光,泪水无声的落下。

???? 妈妈你在哪儿?快点救救我?我不想死……

???? 该死的!尉迟拓野到底在干什么?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李紫新的异常!

???? 林耀秦奋力地踩了下油门,加速地超过尉迟拓野的车,一路呼啸地气势犹如发泄般势如破竹!

???? 跑车内,林耀秦目光澄澈,五官流畅而谦逊,他紧抿着唇,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苍白的指关节紧绷着,却又在极力克制着某种情绪的爆发。

???? 几乎是亡命飞车般,林耀秦完全不顾身旁曾嘉怡杀鸡般的叫喊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阻挡住尉迟拓野的道路,他在赌他会不会停下来。

???? 果然,尉迟拓野低咒一声,狠命地踩着刹车,名贵的车滑行出一道长长的车痕,在离对方微乎其微的距离下停住了。

???? “林耀秦,明明玩不起,为什么总是玩这种小把戏?”尉迟拓野愤懑地下车指责神色慌张的林耀秦。

???? “哦?到底是我玩不起,还是你玩不起?”林耀秦打开车门。

???? 她咬紧下唇,心依然很痛。

???? 蓦然,滚热的泪水从眼眶里涌了出来,顺着美丽的脸颊滑到下巴,闪动着凄凉的光辉。

???? “小新,我不知道你居然害怕飙车。”尉迟拓野懊恼地揉揉头发,想上前去拉住泪眼婆娑的李紫新,但是却被林耀秦大掌一挥挡掉了。

???? “出去!坐他的车!”林耀秦周身散发的戾气让车上被惊吓而圆瞪着双眼的曾嘉怡浑身毛骨悚然。

???? “可是耀秦,我可是你的女友……”曾嘉怡跺着高跟鞋,嘟着粉唇,一副不情不愿的撒娇模样。

???? “如果你想在山上过夜的话,你可以选择不挪动你的屁股!”林耀秦那幽黑的双眸萦绕着深邃的执傲,里面仿佛有一颗星星孤傲地闪耀。

???? “好吧!”曾嘉怡摆明了无法动摇林耀秦的意愿,她黑色眼影下的双眸阴毒地扫射了下被林耀秦拦在怀中身体微颤的模样,蹬着高跟鞋不情不愿地坐进了仍旧诧异的尉迟拓野的车内。

???? 林耀秦恼怒地将怀中的李紫新推到在副驾驶上,冷傲地坐在她旁边。

???? 跑车仍然在缓慢地行驶着,只不过李紫新的情绪稍稍得到缓解,她偷偷地瞄了眼神色冷峻的林耀秦,当接触到那道同样炽热的双眸时,便匆忙地收回视线。

???? “为什么突然拦下车?为什么不玩下去?”李紫新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身边的男子给她带来的不是无形的压力,而是一种难以名状的踏实感。

???? “你说呢?”林耀秦涔凉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温暖,“我是怕某个人会破坏旅行的乐趣而已。”

???? “李紫新,你知道你越是这样抗拒我,我越是感到有意思,我可能会把你的反应误认为是吃醋的!”

???? 李紫新听到这番话的时候身体微微一怔,她的面容苍白如同一张白纸,娇小的躯体内恍若有一个空荡荡的灵魂。

???? “是吗?难道你幼稚的行为不会被误认为吃醋吗?”

???? “很好,既然你想继续这种吃醋游戏,我就奉陪到底!”林耀秦凝望着她,目光犀利而冷傲,仿佛要将她的前世今生看得穿透。

????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李紫新抽了下琼鼻,气嘟嘟地看向窗外,不再理会身边臭屁的想揍一顿的男人。

???? “现在如果你还是害怕的话,可以靠着我闭着眼睛,我这个‘哥哥’不会介意对你这么个麻烦的‘妹妹’费心的。”林耀秦终究还是抵不过那双水雾蒙蒙哀怨的美眸,故意轻咳一声让初想挣扎的李紫新瞬间变得乖巧,闭上眼静静享受着那种浓浓的暖流。

???? 同样异样气流流动的跑车内,尉迟拓野和曾嘉怡完全是爱搭不理的,。

???? “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如果你敢对小新有什么不轨的举动的话,我可是决不轻饶的。”尉迟拓野专心开着车,身旁女人身上呛鼻的人工香水的味道还真是熏得他头疼,完全没有李紫新身上那种天然的新衣草的馨香让人恨不得永远搂在怀里。

???? “啧啧,你还真是转性了?现在什么时候成为柳下惠了?”曾嘉怡美眸中闪着嗤笑的神色,掏出化妆镜佯装地照照自己的彩妆。

???? “你最好给我收敛点,如果让林耀秦知道的话,恐怕你有一百条命也丢不起吧!”尉迟拓野早就知道曾嘉怡的花名在外,但是没见过她居然对这么个‘千年冰窟’动过心。

???? “哎呀,我好怕怕啊!我想做什么,你奈我何?难道你就不想抓住那个小妖精的心吗?”曾嘉怡修着指甲道:“你也很希望得到她吧?”闪烁其词的话语让原本气势凌人的尉迟拓野的心情猛地发生了轻微的动摇。

????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尉迟拓野璀璨如辰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星芒,刚才曾嘉怡的一番话的确让他的心得到细微的撼动。

???? “我说什么你应该明白,不过任何人挡了我的路,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曾嘉怡眨了眨明媚的双眸,暧昧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狠绝。

???? 飞往日本冲绳的国际航班上,李紫新蜷缩成一个虾米状,微冷的空调让她本身体寒的体质适应不了。

???? 她从来不知道坐飞机是种折磨,不止浑身冷飕飕,居然还耳鸣的厉害。

???? 本身隔着一个曾嘉怡的林耀秦想要将身上的衣衫脱下盖在李紫新的身上,但是她身旁的尉迟拓野抢先一步,将身上的厚外套盖在李紫新的身上,将她瑟缩的身子拉向自己。百镀一下“情深缘浅:亿万宠妻”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61683/651/